首页 > 女频小说 >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

厉总被夫人整魔怔了

088、假意客气

作者: 易仟乙

    “哈哈哈……”说着说着,又发疯似地狂笑起来,就像她已经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了一般:“哈哈,对,要你们血债血偿!”

    “江暮臣,我骗你的,我已经不爱你了,因为装有你的东西已经被你挖走了。”

    “能关我千年万年是吧?哈哈,世上没有绝对的事,哪怕千年万年,我也能找得到你们的,到时候定千倍万倍的讨回,哈哈哈……千倍万倍……对,就是这样,你们都是魔鬼,你们才该来饱尝这种该死的苦痛,杀了你们,啊……我要杀了你们……”

    疯疯癫癫吼了一大堆后,又开始嚎啕起来,因为她不知道要怎么杀他们,真的好想立刻把他们的心挖出来。

    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可是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谁来告诉她究竟要怎样才能报仇?

    只要能报仇,她什么都愿意舍去,哪怕就这样活在墓穴里与世长存,她也在所不惜。

    “呜呜呜……”若水不忍再回忆下去,狠掐自己大腿一下,迫使自己醒来。

    等看到周围的现代设施后才捂住脸低声抽泣,那不是她,那一定不是她,以前只知道自己被关在墓穴里痛苦了上百年。

    却不知竟那般凄苦,而且以前想到那些都是很模糊的,为什么今天会这么清晰?

    原来不是误会,上官玉儿确实有害过她,否则干嘛要捎带上她的名字?

    还有江暮臣又是谁?等等……快速擦擦眼泪,暗自唏嘘,江暮臣?那不就是杜哥哥带她去偷嘴的流云城城主之子吗?

    没错,城主有个儿子就叫江暮臣。

    不对啊,她不认识江暮臣,那那家伙是怎么挖走她心脏的?

    还……还爱上了他?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另外,江暮臣、上官玉儿,这一世上官玉儿是卓丝茹,那厉铭……不会就是江暮臣吧?

    该死的,怎么就想不起江暮臣的模样呢?都爱成那样了,没理由记不得的。

    捶捶脑袋,又仔细想了会儿。

    好吧,还是想不起,唯有解忘丹了。

    不过都说好要放下,等晶石入体后再吃也不迟,如今什么都没活命重要。

    而且说不定江暮臣根本就不是厉铭,而是那个助纣为虐的混蛋妖道。

    也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然后不等她回应,门开了。

    就冲这动作,也大概猜到是谁了。

    果然,已有半月未见的人出现在了门口,还是那身严肃庄重的正装打扮。

    衬衣领带,裁剪得体的笔挺条纹西装,鹰眸只淡淡看了她一眼就已垂下,如入无人之境,直接走到茶几旁径自倒水。

    应该是渴了,有一点若水始终想不通,明明有手机可以查看时间,为什么他还要带块手表?

    好像见过的几个男人都喜欢戴那玩意儿,到底是为了方便还是大男人实在没装饰品可往身上放?

    听肖晴说有钱男人都喜欢玩这个。

    她有手机后,塑料手表就摘下来了,累赘!

    不过有了这个装饰,的确显得那只手很有看头,很难形容的一种美感。

    厉铭应该是刚回来,半个月在异地奔波忙碌,又赶了几个小时的车程,竟没在他脸上留下丁点疲色。

    仿若一座永不动摇的雄峰。

    连下颚胡须都刮得干干净净,仅有隐约可见的一层淡青。

    许久没闻到的那股子魅惑人心的香水味再次钻入鼻翼,怎么办?这个男人太具诱惑力了,哪怕他站那里动也不动,都够她喝一壶。

    暗自咳嗽一声,赶紧把目光收回,即便发花痴也不能发到厉铭身上去。

    这么久了,身子一天天好转,心脏却毫无归位的意思,说不定就算痊愈了也还是不能成功呢?

    那计划就依旧要进行下去,虽然复仇意志已变的愈加薄弱起来,但她想活命。

    厉铭似察觉到女人已经不再专注于他,墨黑瞳孔缓缓移动,待瞧见对方脸上那一抹纠结后,薄唇不动声色地弯了下。

    而这层优越感还没维持多久,就被某个不请自来的人给完全打破了。

    “这什么鬼天气?刚才还艳阳高照,现在就阴云密布,闷得人难受。”杜云天边脱掉身上风衣边抱怨,进屋后也直奔病床,对若水不乏关心的问候:“你好点了没?”

    一见此人,若水的眼睛便亮得跟见到神祗降临寒舍一般,就差没跳起来去顶礼相迎,哪里还记得旁边的厉铭是哪根葱?

    她和杜凌天的感情那不是谁都可以取代的,哪怕曾经辜负过他,但从小一块儿长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如斯情谊,饶是历经千年,也无法忘怀。

    一直以为他把她当妹子宠着,做梦都想不到他竟是因为喜欢她,还守在墓穴前几十年,到死都是死在墓碑前的,还好几天没人收尸。

    为了她,他抛弃了山庄,事业名利全不顾,有谁知道他曾经也有过雄心壮志,把镇子变为另一座大城。

    远超流云城那种?

    却因她的‘死’,抛开一切,送走杜家二老后,不婚不娶,到坟旁搭建个小屋,与她常伴。

    而且到现在她也只是把他当做最敬爱的兄长,这一世他应该不会喜欢她这种人,便是真正的兄长了。

    可为以防万一,她不打算跟他深交,害怕重蹈覆辙,若能确信三年后还能活着,他又如前世一般执着于她的话,她愿意嫁给他,只要是他想要的,她都愿意给。

    问题是她无法保证自己可以陪他到最后。

    所以只能疏远。

    而且他现在的生活本就很优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性子爽朗洒脱,多少男人求之不得的命运?

    想着想着,不得不将头低下,这辈子你的世界里再也不要有若水这个坏女人了。

    某女自认为掩饰得很好,其实在她看向杜云天那一瞬间的失神,便已经被两个男人捕捉得一清二楚。

    杜云天忽然有点后悔过来了,他虽然讨厌厉铭,可是好歹也相识近三十年,能忍受他被强悍的敌人干倒,却见不得这等小角色一再去践踏他的尊严。

    相信换成自己,老婆出轨,当着他的面总去看别的男人,厉铭也会瞧不起那女人。

    被劲敌的老婆如此热爱,他没觉得哪里优越,因为她不配站在他们这个圈子中,一颗老鼠屎。

    纵然内心唾弃万千,人家毕竟救他一命,面上还是很客气:“怎么不说话?”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