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111章 太宰之孙

作者: 沧澜止戈

    昭阳无疑是见过大场面的,此刻见到谢明谨后面跟随的谢家护卫,对方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轻健威武,步履轻盈。

    “按礼制,她可以携带十个护卫,你说威风不威风?”

    “那姐姐你的护卫还十二个呢!”

    “她那十个都是以一敌十的高手。”褚兰艾拾阶而上的时候,给昭阳留了话。

    “这是最后一次,不要随便跟这些掌握实权的官员家族起争执,宗室高贵,可以当饭吃,但不能救命——你可别忘了宴王。”

    “不过这本身也跟护卫无关。”

    那跟什么有关?

    褚兰艾管自己走了,在林间晨光剖析中,她的背影如剑清冷,锋芒凌厉。

    而再往上看,先走的谢明谨带人上了山道台阶,基本许多宗室跟朝廷大员的官眷都退避三舍,其中不乏一些非皇家主脉所出的郡主。

    尤其是昭阳见过往日跟自己特别不和的朝歌郡主竟笑盈盈主动跟明谨打招呼。

    昭阳茫然无措,似懂非懂。

    ——————

    “你刚刚都不帮我。”谢明月一路都嘟着嘴,见明谨没理她的意思,于是自己找了戏份。

    明谨走在前面,看着风景,依旧没理她,明黛却没给明月面子,“你省省吧,如果不是她在,你以为那个清珏公主会放过你?”

    明谨:“她会。”

    两女齐齐看向她。

    “来泉山是因为君上跟大长公主的意志所在,顺便泡温泉,却无端为别人半路走岔道摘果子,非君子所为。”

    明黛明白了,“你觉得这位殿下是君子?”

    明月:“哪里有果子?”

    本来明黛明谨还想揣度下宗室那边是否对谢家也有部署,但明月这么一说,气氛一下子没了。

    “行了,虽然宴席在明晚,但最好不要比最上面那几位更晚到。”

    ——————

    岁月亘久,世人公认泉山乃天下大灵山之一,否则也不会被列为历朝历代皇族所属,其之大气,其之绝美,如何用言语形容?

    “白龙过云隙,盘山而绕,吐霜雪而凝苍松。有仙悦之,则临,揽宫阙之珠华。层层筑崛,尽人间盛世,融自然灵光,凡人寻仙而来,登高望远,仙隐无踪,却见青碧挽秋色,冬来落瀑泽,若有无尽山客,阅览天下山河。”

    不知是谁在路上高声吟诵,谈不上多高的作词造诣,但情景相融,情绪豪迈,通俗易懂,倒也让登山的官家亲眷以及宗室子弟们拍手叫好。

    明谨她们也听到了,但还依稀听到那边传来别人呼喊一个人,似钦佩,似亲切。

    慎之。

    仿佛这个人的存在引了喧嚣,又聚拢了儿郎风华,惹得无数人追捧一般,男儿钦佩,女儿爱慕,端是热闹的不行。

    等明谨三人刻意避开那边郎君聚集的热闹之地,走远了,明月才好奇问了。

    “是苏冰纨,字慎之,太宰府的嫡长孙,。”

    若说谢远是阁部重臣,是辅相,但实权在握,就等着再熬些资历主掌阁部,虽外部抗力太大,几乎没几个人愿意他得逞,但太宰年纪到了,即将致仕,那个位置总要有人补上去。

    太宰大人苏吾君出身贫寒,陪着先帝定基业,但聪颖非常,过目不忘,才华横绝,当年风华盖压全国中青年,后成为朝廷肱骨,功绩非凡,领导阁部已有二十年,端是举国百年都难出几个的英才。

    “你说的是他爷爷啊,我问的是孙子呢?”明月对学习好的人,尤其是学习好的老头儿有天然的恶感,没什么耐心。

    “此人,有点肖祖。”

    明谨用词严谨,但眉眼间带的笑意跟温和显然暴露了她对此人的赞赏钦佩。

    明黛回到都城这么久,当然也听过苏冰纨的名号,如果说论世家女中尊卑,谢明谨无疑第一,那这位苏冰纨就铁定明列世家公子榜第一,但苏家并没有谢家底蕴深厚,至多几十年的发迹光景,哪怕太宰大人在这段时间创造了巨大的神话,在朝廷有巨大威望,也不可比拟自辅高祖立国的紫勋世家荣耀,比如高祖当年所赐开国辅运的丹书铁卷。

    是以论家世,这位慎之公子就稍有羸弱,又是怎么凌驾于那些身世显赫传家百年的王公贵胄的呢。

    便是以才学能力镇压一切。

    本沉默不语的谢之檩忽然开口:“都城之地,既鱼龙混杂,又英杰辈出,都府学中师长教导时,常拿他的文章来启发我们,我都学过,是极好的。”

    明黛似有意动,眼神隐晦漂过明谨,却没想明月是个嘴巴没把门的,脱口而出:“跟那个姓徐的小白脸比如何?”

    徐秋白高中状元,她早知道了,虽嘴上强硬说状元也没啥,翰林院一抓一把,不知道多少状元混得平常呢,毕竟读书经济跟为官做宰是两码事,未必共通。

    可心里还是钦佩的。

    状元啊,那得学问多好?

    谢家门内出武将英才许多,但在文臣治世方面就不比那些清流世家了,也就出了一个谢远。

    这个姓苏的怕是也很了不得哦。

    这个问题问得好!明黛差点笑出声来,而谢之檩恨不得捂住明月的嘴。

    还好明谨没生气,就是走台阶的步子顿了下,然后笑淡如山风,“一是为官之人,一刚入翰林,人生旅途阶段尚不一样,如何评断呢?主要我们也都不熟。”

    滴水不漏,滑不溜手。

    谢之檩不知为何多看了明谨两眼,说:“苏公子已入朝为官四载,入翰林,出翰林,外放历任,朝廷绩评上上选,民间直把他夸得如天上神仙下凡一般,的确是朝廷分外倚重的栋梁之才,很多人都说若他早生一些年,入主阁部接棒太宰大人不在话下。”

    他还年轻,尚没联想到自己这话会勾连自己父亲,也就是表面意思。

    “不过师傅也不是一般人。”

    明谨也没故意提醒他去理解暗面的隐意,只是笑笑。

    三人聊起了这个话题,兴趣不俗,芍药在旁听了一嘴,觉得三人心态倒是难得一致——他们都觉得论条件,这位苏公子跟明谨更般配,但如果姓徐的小白脸肯入赘.....

    “好漂亮的白鹭。”没理会三人的窃窃私语,明谨侧眸眺望远方一行飞跃悬间的白鹭,却见那白鹭不知为何从空旷天空坠落,另一只小一些的白鹭见状,悲啼了一声,竟跟着飞坠而下。

    她一惊,但太快了,那两抹白影就消失于林间。

    明谨有些茫然,想顿足观望会,却被不耐烦的明月扯了袖子往上走。

    后者还言那什么白毛鸟她认得,瘦得很,没什么肉,没什么可瞧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