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123章 瑞雪

作者: 沧澜止戈

    ————————

    其实原本参加这个丰年宴非明谨所愿,谢家这样的高处,理当不胜寒,但这种寒也跟不自由有关。

    必须来,却又得尽量低调。

    可仍旧差点被逼婚,好不容易混过去了。

    这一颗绣球是怎么回事?

    明谨心中苦笑,在众人无意错落的目光之下,摸着绣球转了一圈。

    该怎么做呢。

    抛回去?

    怕是皇后跟翎妃要把自己活吃了。

    留着,等下话头又落在自己身上了,保不准有人逗趣她姻缘天定,有心人又要给她安排婚姻了——比如送些招赘的人选。

    明谨倒是果断,想了下,掂量了下绣球,忽轻唤了一下,婉转清冷,却不乏肃然,但似非中州语言,那塞外的美人眼睛一亮,看着明谨,“你会说我塞外的话?”

    明谨笑了笑,将绣球轻抛了回去,美人轻松接住了,也听明谨换回了本国语言,和善道:“我中州昭国与塞外本该是结盟之友,商业互通有无,古来如此,语言相交也不在少数,否则姑娘也不会来我昭国做客,还献上如此精彩的歌舞,可惜,我也只会一两句简单的。”

    她这番话一说,原本因为“刺客”跟“狐媚子”而搅和起来的气氛一下子就安定和气了,转回了宴席正题,不少老臣都忍不住大量明谨,暗暗点头。

    谢远此人虽狠辣,不是个好东西,但这女儿委实说话上道,不损国体。

    更聪明的是解了自身的尴尬境地,不动声色。

    在塞外狐媚子跟谢家女之间,皇后跟翎妃果断觉得前者更麻烦,也不愿意再把明谨点到跟前来,于是都不再看向明谨,倒是想指责这位美人,但她们都希望对方先开口。

    这一等...她们都没开口。

    反倒是君上先开口了,“她刚刚说的是什么话,你这么高兴?”

    好嘛,自家男人一口气把两个女人都点上了。

    翎妃还好,依旧保持清冷如仙的姿态,不肯露出真情绪,但皇后就压了压眼角。

    我家后宫又要进新人了?

    谢家女就算了,少宗不可能进宫,可这个塞外狐媚子....气死个人!

    塞外美人果然欢喜,明媚笑道:“她刚刚唤的是琪琪克诺,在我们塞外就是草原精灵的意思,这是夸我好看呢。”

    君上点点头,“她说的没错,你是极好看。”

    皇后等后宫女子目光如芒刺在背。

    明谨轻轻补充说:“这个,也等于我们昭国喊人姑娘的意思。”

    美人:“我知道你主要还是夸我好看,你们中州姑娘就是含蓄,我懂的。”

    不,你不懂。

    明谨:“....”

    这可遇上了一个比我家明月还不要脸的人物了?

    明谨轻抚了下眉心,也只能垂眸浅笑了下,不再追究,而席上关于塞外与昭国的“友情”自然有文武百官接手。

    而这位塞外千里迢迢送来的美人身份并不低,既送来了,是肯定要成婚的。

    果然,她还是被纳入宫中。

    这一纳,在场好几个郡主神色微妙了,如坐针毡。

    塞外送来了美人,还是大汗之女,昭国自然也要送出和亲的郡主亦示同等和亲的协议。

    瑶光今夜全程低调,大概也是被亲娘思想教育了一番,愣是没找明谨任何麻烦,至于现在就更不安了。

    好在席上也没提及此事,倒是喜庆依旧,点酒,欢宴,君上也下了台来,因吉时到了,外面要点烟花。

    君王率文武百官,后妃率官眷们跟着出去。

    明谨不紧不慢走在后头,刚刚好靠近了归勤伯府的人。

    “容姐姐。”

    谢明容看了她一眼,微颔首,却也这人朝自己的婆婆笑了笑,客客气气问好,她的婆婆既震惊又惊恐又尴尬,十分心虚应了话,大概是璟元公主跟她通过气了,且因为前者尊贵,后者无疑被拿去撒气,被吓得不轻。

    明谨主动上来客气过了礼数,别人得说谢家好,但对她婆婆的震慑更重,依着她的胆量,怕是不敢打自己主意了。

    虽说她也不怕这些鬼祟伎俩,可这样被妹妹护着的感觉....谢明容没法骗自己,只能朝明谨挑了眉梢,淡淡一句:“少喝点酒。”

    明谨笑着应下。

    ——————

    其实在山中不宜过明火,放烟花更是危险,毕竟山中干燥,怕起火,但大内也是考虑齐全的,前方广场十分宽敞,摆放的烟火桶井然有序,且广场并非简单的广场,而是赏景水池,地面自有如镜一般的水纹池线,而这些烟火自是测量过的,坠落的火星就算有风来,也不会吹出行宫之地,也有守卫看着,若有未灭的火星坠地既会被扑灭。

    台阶之上,贵人云集,台阶之下,十二监的太监身手灵活,负责点火线,不远处的千机灼灼醒目,站在灯火明堂的廊下监看,但他此刻侧眸看来,明眸妖异,却锁住了最上面的那些贵人。

    人一多,无人知晓他看的是谁,只知道在宗室那一区块。

    也没人在意一个太监在看谁吧。

    烟火点了,漂亮的烟花飞天,璀璨照耀天空,各色烟花海,官员们还好,只一味喜庆,一派恭贺,女眷跟小孩们就激动多了,尤其是年轻的,连那小太子都忍不住仰头。

    下面空地很大,已有宗室得了允许下去玩闹,小郡王小郡主们都下去了,官眷们也纷纷带着叫喊着要出笼的小公子小姑娘们下去了。

    谢家也不例外,但谢家规矩严,谢至臻最怕谢远,简直如跟老虎关在一个笼子的小猪仔一样,都不敢吭声,还是明月爱玩,跟山贼绑匪似得把他一把抱起,以陪他的名义下去玩。

    “她那样,你也放心?”明黛站明谨边上吐槽。

    “不是有一堆人跟着么?”

    “笼子里放出几天没吃过饭的猛虎还怕人看着?”明黛丝毫不吝啬对明月的刻薄挑剔。

    明谨打量她,“你是不是也想下去玩儿?”

    明黛愣了,恼羞成怒,“笑话!我怎么可能...”

    还没说完,就被明谨攥住了手腕,拉着往下走。

    “那便是我想玩儿,你陪我就是了。”

    明黛:“...”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