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130章 莫非与(要提往事啦,接下来节奏加快)

作者: 沧澜止戈

    好可怕的一刀,刀过,等人高的香炉崩散撕裂,四处坠射,紧随着,那甩刀的刀客脚下一点,人已轻盈影掠,到了两米高的雪庐院围墙,但他上去的,一条雪白剑气卷起了雪...

    刀客侧身纵出一刀以抗,刀气剑气碰撞,砰!!

    围墙上瓦片跟上面累计的绒白雪层全部粉碎,好像下了另一片更精致跟细碎的雪。

    刀客提脚闪射,因一白影已上来,竟似没有踩踏围墙似地一影接着一影将一条条剑气纵横而斜射过去。

    刀客踩着笔直的围墙往后倒退,竟跟长了后背眼睛似得稳稳当当,且左右手挥舞,刀影片片切割。

    内力,刀剑之气也。

    最终一顿足,刀客双手握刀,一个凌空跳斩。

    刀上内力密布,随鸣呼啸,如长夜里锁链困住的厉鬼。

    切雪,切空。

    若说这刀客霸气,那这白影之人就是飘渺。

    不管他这一刀如何霸道卓绝,她的残影似联袂合一,那剑影也终合一,合一的剑就一刺。

    她笔直的一刺,定点在前方正面跳劈而来的一刀。

    嗡....

    那一瞬,仿佛有人听见了哗哗的风声,以及四周树木落叶横扫破空的声音。

    就那一刀一剑,其之气,凭空撸突林木之森叶。

    别说明月等人看呆了,就是暗卫们也惊疑非常。

    毕二不是对手。

    明谨也知道这点,目光淡淡一扫那头屋檐上的千机等人。

    他们也不是对手。

    但还好,这个白衣人....

    “白衣剑雪楼,没想到你们楼的人也入世了。”

    白衣女子提剑,朝下面赶到的一群禁军护卫抬了手。

    刷!禁军群体后退三步,只包围,不靠近。

    毕竟这种恐怖的高手,他们靠近了也是添乱。

    “你是何人,意欲为何?”

    女子没有与对方闲谈,只直接了当问。

    “找人。”

    找人?女子皱眉。

    刀客咧嘴而笑,转过身? 站在墙头朝雪庐内院看来。

    “放心? 我不是找这院子里你要保护的那位客人,而是找它的主人家。”

    彼时? 谢远已从前面主院走出? 走到院子里,迎着风雪? 凛然瞧他。

    ——————

    “姐,白衣...那个白衣人? 白雪什么楼的?女的?”明月扯着明谨袖子嘀咕。

    这什么世道啊? 有些女人大晚上穿白衣服是女鬼,有些女人穿起来像是卖身葬父,有些人呢,活生生就是仙女啊!

    老天太偏心了!

    明谨袖子下的手还握着玉簪? 闻言觉得她们在这里不合适? 太近了。

    因为白衣剑雪楼的人若是出现在这,就意味着....

    “交给父亲她们处理吧。”

    明谨正要走,忽听到主院墙头那站着的可怕刀客高声朗呼一人名。

    “谢明谨!”

    “我要找谢氏明谨。”

    含着笑意,似熟稔,似切近? 又似目的坚韧。

    非她不可。

    众人惊动,明月等人惊疑不定? 这是哪来的桃花运?

    不过看着年纪不小,三十了吧? 还是个江湖人,定然与我家姐姐不配了啊。

    也不知哪来的狗胆!

    明容敏感? 隐约嗅到了今夜变故的凶险跟不可测? 眉头紧锁? 有心要拉明谨避开,但明谨皱眉,抬眸朝那人看去,目光幽沉。

    ————————

    变故,若是可以解决,就只能算是一场遭遇。

    可若是一再脱离控制,那就是一场事故。

    谢家父女是祖传得老成,习惯把变故都拢在可控的章程里,不喜欢节外生枝,所以当明谨判断眼下这人尚是外院可以应付的,她就不打算掺和了,连热闹都不想看,毕竟这里还有明月她们,免得节外生枝,突生烦恼。

    但她没想到是来找自己的。

    那...似乎更麻烦的事了。

    明谨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转身挪步往回廊另一侧走,心思起伏的明容等人见状也要跟着走。

    但!

    “莫非与。”

    “你还记得这世上还有一个叫莫非与的人吗?”

    明谨站在那,背着身,后背隐在廊下绰绰灯盏光晕处。

    “十年了,你就没想过她在哪?”

    “或者说,她到底死在哪!”

    明明声音很淡,明明此人言行举止都带着几分谜怔,可言语之厉害,如风雪之暴击。

    明容知道,今夜这一遭怕是避不开了。

    那刀客站在高处,于风雪中俯视偌大的雪庐院落。

    他看到了许多院子里出来的许多人,一时间好像不知道明谨在哪。

    但他也不在意,因为知道她终究会出来。

    “既是刺客,来人,杀!”

    红棕长袍于雪色中如此醒目,既能昏沉于黑夜,又能剖离于风雪。

    谢远森然沉郁,抬手示意,诸院落各有弓箭手刷刷提箭壶仲的箭矢瞄准那刀客。

    一刹便箭矢密集飞梭,似雨幕切割风雪,烈煞声,空音破谷。

    刀客大声而笑,好猖狂,刀起刀落,大气磅礴,周身射来的箭矢应声而斩断。

    围墙另一头的白衣女子并未动容,哪怕这些箭矢密集从她身边刷刷飞梭而过,她不在意,却也不动手,只是微转了剑柄,若有所思瞧了雪庐内院一眼。

    那边....

    “阿谨!”

    若是明容她们没能拦住,那么林氏许氏等人自然也拦不住,只见她直接一袭单薄的罗紫流丝水衫,外罩黑色沉静的披风,款款婀娜又似内敛极致,像是流动的水墨画。

    过了廊下,走过了内中院。

    不紧不慢,风拂动了披风上的金丝纹路,它游动着,拨动着。

    看不太清她的眉眼,只知道露出的皮肤很白,无血色。

    “少宗。”

    暗卫们想拦人,俱是被明谨走近便望来的眼神所摄,只能纷纷后退。

    明谨见到了中院与外院中间一隔的圆弧净月拱门,青石板路,道旁累雪,青白带月光。

    那么沉。

    她顿了下足,终究在谢远冷然目光下跨出一步,如以往,她依旧没有听他的话。

    然后她偏头朝那墙上刚破了一层箭攻的刀客道:“闹这么大动静,非要与我说,那就请说吧。”

    手中刀回旋,滑入掌心,刀客看着她,良久,眼神似极复杂,又酸楚,最后也只一笑。

    “你很像她,但又不像。”

    明谨双手拢在袖与披风下,并不语,但眼神如月如雪,连那白衣女子跟千机等人看着都颇觉得她寂静。

    竟能如此寂静。

    明明逆风而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