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137章 父女

作者: 沧澜止戈

    ——————

    明谨好像才回神,眼神有些恍惚,但那缕精气神回归,倒像是冰雪凝聚,变成了凉凉的冰镜,从她的眼里可以看到冰冷的人世间。

    这漫天风雪,青丝如白发。

    但她没回头,没看任何人,只是在暗卫过来前踱步走了过去,走到那斐无道此前站过的地方。

    那棵梅树,绯色含香,枝头点白,挂着的草鸡帽也再次染了雪,她抬了手。

    它从垂挂的袖子中出,右手纤细,苍白,左手纤细,更苍白,但血红模糊。

    哪有什么冷静克制,也不过是无人可见时于袖下玉簪刺骨。

    她将刺破手背的玉簪拔出,羊脂膏玉般的玉簪,带点青碧,形态简单,从血肉破土而出,如所有生命初初诞生或者死去那般意味着刻骨的疼痛。

    她的神色淡漠,然后手臂轻扬起,背对着所有人,一手向后挽青丝,一手将带血玉簪插入。

    或许太疼了,自小被娇养,素来尊贵又羸弱的她无法克制手掌的微颤。

    她是颤抖着将世家贵女矜持优雅的礼仪尽全的。

    太深太深了,她从这个家族得到的一切,以至于她要用血肉去诠释。

    掌心血洞还在殷红流血,袖子往臂弯滑落的时候,这血沿着手背皮肉微伏的线条往下,往下,像是一条人世间最毒最缠绵的赤蛇,沿着那肌理如玉瓷白的手臂,流进袖间,渗入衣内,却永不会再回到她的骨肉之中。

    款款,婉约,红白。

    触目惊心。

    然后她才拿起那小帽子,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梭内里的针线,左手却颤颤? 轻轻拍去上面的雪花。

    那一幕幕? 像是一种仪式。

    也仿佛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若在她身上重叠了一个人。

    当年是否也有一个女子弃剑入红尘? 又从红尘中割肉断骨脱离? 穿回了往日的衣衫,握起了曾经不离身的剑? 戴上斗笠,冒雨而出....

    毅然决然。

    可又不一样? 当年那人已红颜枯骨了吧? 眼下这个年轻女子是温柔的,没有剑客那潇洒刚冷的气度,她缠绵,隐晦? 带着漫无边际的觞情。

    她永远不能像她的母亲干脆利落一战而死。

    “少宗? 请回。”

    毕十一已到身边,低着头,躬着身,不敢看,但他还是看到了地上点点赤血。

    他的眼有些刺痛? 像极了幼年那些年里吃了糖也甜不了的日子。

    但他也恍然,原来自己这样的死士奴仆还可以在痛时吃糖? 可他的小主子这些年不管如何痛,都是没有糖吃的。

    明谨没动? 谢远眉宇沉入身渊,跨步而来。

    两步? 一步....

    铿!!

    明谨侧身? 从身边的毕十一腰中倏然拔剑。

    剑过风雪? 然后以弧线,剑锋直直抵在了谢远的胸口。

    不离半寸,它刺在了衣袍之上,无任何距离。

    也因为她的动作骤然,系着的披风随之解断,从薄削肩头倏然而落,沾了雪,也盖住了地上的血。

    恰逢一缕风,一点点脆弱,款款之玲珑,青丝华服飘散如秋瑟,冬来寒意,玉面朱唇点绛成绝殊

    毕十一绝无料到自己会被明谨夺剑,回神后,神色骇然,却也不敢再夺回来,只能跪在地上。

    这个变故惊动了所有人。

    暗卫们紧张无比,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有毕二沉着脸打了手势。

    君上褚律等人自然也被惊住了。

    梨姓女子跟褚兰艾对视一眼。

    杀人诛心。

    谢家今夜果然还是被诛心了。

    也许还要杀人。

    父女相杀么?

    没想到谢明谨忍了全程,却终究没忍到结尾。

    ——————

    谢远站在那,高大身姿让他可以微俯视瞧着自己的女儿,瞧见她左手执剑,右手握着那破旧不堪的草鸡帽。

    伤残之手,却愿执剑,非对他杀心不重,而是因为它带血,她不愿意让自己的血去染脏了帽子。

    你看,这就是父女,他能一眼就看破她的所有爱恨,包括....

    “怎么,此前还说只听需查辨,如今,你却是尽信了那两个人,要杀为父?”

    谢远凉薄如旧,沉声如渊。

    明谨却以另一种凉薄相对,道:“风来雨兮,则飞鸟投林,需谨言慎行,才可顾全大局。这不是您跟祖父自小教我的吗?”

    所以她今夜尽全力向劝退来者,却不想....终究谈笑一场,恩怨入骨。

    她垂下眸,声音雅致,带着几分迷茫,“我还记得您还教过,自古爱恨皆是私事,情伤由己,不毁他人。”

    谢远冷漠:“那些教你的,你也没有都听进去。”

    明谨看了看他,手腕微转,剑刃随之微转,刺伤衣衫,“大概因为人都爱听假话,恰恰也都因此被骗,尤其是女人。”

    一语双关,谢远面色微变,却是笑了,“你倒也不必如此嘲讽于我,左右你恨我,也非今夜之事,更不止四年前之事,怕是从你很小.....也许从你八岁那年,从你母亲不归开始,你就开始恨上了我。”

    隔壁院子听着的林氏等人一惊。

    明谨抿唇,谢远则继续道:“人人都道谢家自建国三百年,代代嫡脉出心机深沉之人,祖传的反骨,你三岁启蒙,五岁知礼,七岁熟百家书,八岁时已敏锐,见我封府杀戮便起疑心,因此从未问我你母亲去了哪,不过是因怕我察觉而蛰伏罢了。此后你多年暗查,四年前,你曾问:你我父女,何至于如此试探,来往心机?这世间怕是再没有我们这样的父女了。”

    “你,不断怀疑,不断查探,就是在怀疑是我杀了你母亲。”

    “从十年前,到如今,终于让你找到了答案,所以你忍不下去了,便是你一直想要的谢家太平局,还是朝堂的压力,也不足以让你再做谢家的谢明谨了?”

    他句句沉底,字字拆往日隐晦,也堪破了她这些年最大的痛苦。

    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父女吗?

    可定然是父女啊,否则他怎么会知道她最大的弱点,却以此攻击并逼迫。

    “你问我是否想再做谢家的谢明谨?那我问你,她写的那些家书...足足三千封家书去了哪,是否在你手里?”

    谢远不语。

    明谨深吸一口气,再问:“习武之人,书法劲道别有不同,每一个字都蕴含内劲,便是这世上最顶级的造假铭模之人也无法做出她的字迹,而那封送到了蝶恋花的信必是字字都出自她的笔下....是你用她的家书拆简出来贴塑而成!如此才能骗过他们,是不是?”

    谢远依旧不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