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177章 剑文

作者: 沧澜止戈

    本来明谨不知它种族为何,名字为何,只能随口称呼,因她始终记得它身上丝滑绒毛——她再怎么冷静克制,也终究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子。

    是以她下意识就给了这般称呼,但她没想到它的反应会那么大,竟一下子掀翻了它庞大身体绝对进不来的木屋,轰然之声后,它窜上来,一把抱住明谨。

    呜呜呜哭着。

    明谨:“???”

    她愣神了好一会,才想通了什么,说:“虽然可能得罪你,也可能让你失望,可我估计不是当年那个人,不过,他也叫你大毛么?”

    她已然猜到对方很可能是蝶恋花早些年代中的某个绝世人物,可在她印象里,蝶恋花之人要么是武功高强潇洒霸道之人,比如斐无道。

    要么是武功高强中正皓然之人,比如简无涯。

    再要么是如自己母亲那样的武林女子。

    但不管是哪一种人,都不会管这样的强横异兽叫大毛。

    异兽摇晃脑袋,不明白她为什么说自己不是那个人,可她气味明明一模一样。

    “呜...”它呜咽了下,忽抬起大爪子递到她面前。

    明谨本来不明白它意思,可很快她懂了。

    “你是以为我在生气你此前不给我摸摸你的毛么,可我....好吧,就算我生气了。”

    明谨忽然想到有时候实话未必是顺耳的,反而更伤心,如果这世上有人能一直成功骗着她,其实也挺好的。

    可是没有。

    她转了语气,第一次冒领别人的身份,主动骗了....一只大异兽。

    像哄小孩子一样。

    它开心了,是真的开心了,那可怕的无官挤成一团,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明谨:“....”

    这副样子若给林宗那些人看见了,怕是都不稀罕密谋得到她的血了,直接弄些肉包子或者骨头棒子就可以哄骗它了吧。

    “嗯,开心了?”

    “那我去做个事儿,你跟着我?”

    明谨看了下四周,随手就地取材拿了一块木板,忽然发觉剑没了,此前她出去想引走它,被它咬住后,自知死路,也不愿意埋没金炼云送她的剑? 于是将它抛出插在不远处的地上? 希望能有后人善用它。

    当时考虑万全,现在却是不妥当了? 不过也无所谓? 她驱使内力强行折断出几块木板,带着它去湖边洗净? 然后摆放地上等它晾干。

    等待的过程中,她盘腿调整内息? 一边感觉身体的变化。

    本来四年前被压下的隐疾再次复发? 她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另一种变化绝对是好的,她感觉自己内力运行的速度畅快了许多,内力也澎湃了一大截。

    她也才刚突破剑心通明境界? 可现在内力之强横甚至远超过了已突破四年的梨白衣。

    至少也有剑心通明境界十年功力了。

    这九天剑胎如此可怕? 莫怪那些人趋之若鹜。

    明谨结束调息,原本趴在边上打盹的大毛本高兴,坐了起来,却发现她又开始忙起来了。

    挖土。

    明谨挖了土,将土跟水混了起来? 黏度差不多时,它将九天剑胎表层轻轻覆在上面沾染一层? 然后将它放在干净的木板上滚压过。

    一开始很不成功,模糊许多? 她试了很多次,最终在废了六块板后? 第七块差不多清晰了。

    木板上留下了泥痕? 也显露了字体。

    果然? 是文字微雕。

    明谨看着眼前微小的字体,顿悟:这是大周古文,对了,外面秘洞平台上的祭台亦是周古文。

    周古文行文并不详细,通常一字尽许多意思,这些微雕文字看似不少,其实也不多,但囊括了许多含义——尤其是前面一段。

    她幼年虽得父亲祖父教导,但私底下,她的母亲也曾偷偷教育过她一种古文字。

    大周文字,当时她想着自己母亲可能是大周遗留下来的某些秘族,因此隐晦,不敢让父亲他们知道。

    周古文向来深刻,难以学会,饶是她聪慧,对此素来敏锐,也花了不短的时间,倒是她母亲对此悲喜难言,她估摸着是后者当年学习的过程中深受其害,毕竟她是那样一个贪玩的人。

    想到过去,明谨不顾九天剑胎上遗留的泥渍,手掌抚过,眉心温和了几分,但也没妨碍她翻译这些古文的意思:“吾,第二无心,蝶恋花创派之人,携父之遗物于此秘藏。吾父历经天外玄异之变而不死,得天造化,血脉变故,但感念世事无常,天地沧桑,父母皆陨,吾亦不知岁月何其远,道阻且长,唯恐负此物恩德,亦唯恐它显露人间酿成大祸,自于此委托大猫看守,大猫,与父同经变故而不死之异兽,深藏山野间,吾于变故后遭遇它,经历厮杀,一同成长,最终压制了它。虽当初是以武力征服,但吾能感觉到它的灵性与纯真,便定下盟约,让它看守此物,希它能约束自身,不再放纵野性,徒惹世外之人攻讦谋害。吾亦念岁月消长,人无永恒,不知未来如何,若有我蝶恋花后人得到它,希珍爱善用,但此物玄妙非常,难以驾驭,希尔修此秘术,淬炼自身。最后一言:非天外合一者,不可完全驾驭,剑有双刃,伤己伤人,莫让自己成为力量之奴仆,克制与纵横需得无穷冷静意志,谨此以表。”

    明谨往下看,便是一篇心法。

    她眼下主修的剑法自是她母亲当年留下的秘籍,说来也怪,她既能感受道当年母亲走时的绝烈,又能感受道她对自己绝烈后的爱护。

    就好像她刻意要跟自己的女儿切断所有联系,但又希望她健康成长,亦有一线希望可得力量庇护自身。

    作为一个剑客,她唯一能留给她的也只有自己自小修行的家族剑道。

    《陈遑剑》。

    此前云魅就是认出了它才被吓到。

    明谨天赋惊人,自身体质亦有莫大的优势,仿佛天然为它而生,可问题也在于她是一朝得势,少了根基,用了莫大的资源在短短四年中修行迅猛,却也因此生了些桎梏,便是缺乏沉甸的底蕴。

    明谨自知道自己的短处在哪,《陈遑剑》乃世间少有的顶级剑道,何其高深,她却缺了相应的心法——蝶恋花之人是有的,她所知道的所有蝶恋花之人都学了,可她不是,她不是蝶恋花的人。

    于是,就此桎梏。

    如今,蝶恋花的始祖将一本更贴近核心的心法留了下来,到了她手中。

    那一刻,明谨莫名觉得自己的命运可能一辈子都离不开这温柔缱绻的三个字了。

    算起来,这也是自己的长辈吧。

    明谨低下头,仿佛回到了那一日,她戴了斗笠提剑而出,但在过了门槛时顿了下足,伸手抚了下拱门边上长得极好的木槿花,动作尤其温柔眷恋。

    然后才毅然离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