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192章 谢

作者: 沧澜止戈

    ——————————

    明谨击溃了千机等人,也不怕朝廷报复,左右那位君王为了让后族秦家跟新贵翎妃母族记恨集火谢家,就时而露出对她的觊觎,这是政治常态,但政治格局不会因为这点小波澜而改变。

    恢弘建筑筑于垒土,巨舟之腐始于蝼蚁。

    若有开始,必有过程,然后才是结局。

    所以她也不在乎在远离都城的焦城打残这两方势力。

    “谢二姑娘,你如此违背朝廷跟君王意志,不怕被降罪吗?”千机抹去嘴角的血,笑问。

    “此前君上说以我安危为重,让朝廷门庭庇护于我,转头你们两人先对我出了手,还提朝廷跟君上....朝廷在前,看来给你们下令的人在你们眼里比君上还重要。”

    千机面色变了变,低头从善如流,“是奴所言不当,谢二姑娘指教得对。”

    庄无血就不期待这些阉人能硬起来,于是道:“保护谢二姑娘安危自然在我等职责之内,但这跟谢二姑娘把这等涉及国家机密的物件跟人交给我们不冲突,还请谢二姑娘体谅一二。”

    当年还可以来硬的,现在不应了,庄无血只能从明面放低身段,其实暗暗威胁。

    “我不体谅,回去你们老实汇报就是了。”

    明谨正说着就要走,忽然,她面色微变。

    因为巷子那一端有人,如容她此前隐在黑暗中,此刻,他也隐在黑暗中。

    但毕二带人走了出来,朝明谨行礼后,抬手,暗卫抓着拓泽出现了。

    明谨看了,都不用藏在黑暗中的那个人开口,她就懂了。

    沉默片刻,她将手里的丹龙丝跟匣子扔了过去。

    千机跟庄无血错愕。

    蚩赦更是难以置信。

    这就给了?一个下属而已啊!

    毕二截住,也让人放开了拓泽。

    拓泽面色大变,“主上!”

    “过来。”明谨笑了笑,唤他过来。

    拓泽眼眶微红,但还是快步提剑走到明谨身边。

    明谨没再看巷子,转了身。

    “如果真觉得一个人不妥,要么斩草除根,要么将对方死死拿捏手中,一味顾忌道义跟礼数,终受所累。”

    黑暗中的那个人开了口。

    明谨皱眉,没转身,只微偏侧脸,说:“就好像你对母亲做的那样?”

    他不说话了,明谨也就管自己走了。

    两人并未照面,如四年前不言而定的。

    此生不复再见。

    ————————

    “主上,对不起,我...我不知道那人到来,不是对手。”

    “毕二是暗卫出身,杀场中杀出的一身本领,这四年,他怕也突破了。”

    拓泽皱眉,“那他修炼也很快。”

    “是很快,背后有高人教导。”

    拓泽一惊,“能教成这样...怕是一苇渡江了吧,或者如主上您这边的武道奇才。”

    明谨愣了下,瞧他的目光有些怪,“你最近一直夸我,为何?”

    拓泽讪讪,“天狗那厮很嫉妒,非说是您教导我诸多,这才让我先突破,我觉得吧...他说得太有道理了,得多夸夸您,让你多教导我一些。”

    往日收这些属下,看的也是能力跟品行,但没管性子。

    却不知一个比一个跳脱。

    “聒噪。”

    明谨低低一句,但带笑,宽厚温柔,拓泽讪笑,摸摸脑袋,跟了上去。

    “东西被抢走,主上接下来要如何?”

    “他亲自来,城门没动静,他却能带人入城,说明焦城有他的内应,叶利已经被盯死,没有我也会得手,但千机跟庄无血都来了...接下来他们还会动武,走吧。”

    明谨脚下一点,跳到溪流,落在焦城其余下属驾驭而来的一叶偏舟上,拓泽跟着,指使人行舟。

    舟行而下,路过城中宵禁之地,果见到巡防军两拨人对峙。

    怕是内鬼跟叶利的人。

    “不理,走吧。”明谨收回目光,冷淡以对。

    拓泽觉得从根本上,自家主上还是想庇护谢家的,至少在这件事上,她跟谢远的目的一致,所以她可以把东西交出去。

    她那么为难,可又始终坚定信念。

    他再没见过比她更坚强自持的女子了。

    但他也见到了她眉眼之下的沉郁,就好像在纠结什么事。

    “主上...有了那些密信,又有大荒密探在手,此番谢家危机,应该是可以避免的,那些人别想污蔑谢家。”

    “自然可以避免,叶利的家人已被他控制,必灭族,人都死了,痕迹消了,别人还怎么计较呢。”

    拓泽一惊,见明谨仰面望天。

    那侧脸神情郁色难消,仿佛被比家族遭祸更可怕的事情缠住了。

    夜里,焦城外的莲花湖畔的阁楼哨塔,可见城中星火,似有兵马厮杀动乱,明谨看了一回,转身回到屋内,拿了主人家看在金子的份上殷勤伺候准备的纸笔。

    她下笔,画出了一个印记。

    这是那密信信笺上的印戳,是一些密信专门用来防伪的暗号。

    她为什么没亲自看那些密信就交出去了呢。

    大概是因为....不敢看吧。

    因为这些印记跟霖州城的那些密信同属一体。

    差别只在于霖州城的那封是大荒寄来的,今日的却是昭国有人寄去大荒的。

    且具是数十年前的。

    两边各自保留这久远的密信当作筹码。

    算算时间,便是霖州城通敌兵败屠城一事的源头

    那么,背后的人想要得到大荒来的密信...是因为对方便是这通敌之人,还是....其他原因?

    谢远,她的父亲,能为阻她而放明黛来,又不许她干涉,不像是单纯的自保。

    思绪太重的明谨动了强烈的情绪,体内毒疾躁动,忽按住了胸口。

    她当即坐下调整内息,过了半夜才算平复。

    再看那焦城,却见动乱已经平息,但想来...已血流成河了。

    真相,又要被再次掩埋了吗?

    不,它已经要狰狞而出了。

    手指按在栏杆上,栏杆之上被强横的内力烙下指痕,但很快,她松开手,对屋顶盘坐守夜的拓泽冷静道了一句:“蚩赦被俘,背后之人身份可能会被揭破,要么救他,要么灭口,接下来朝廷内部跟大荒至少会动一个,让探子留意些。”

    “诺,那主上,接下来您的行程是?”

    谢家的是若是她恐惧的那种境况,那她再掺和也无用,若不是,她的父亲也可以应付。

    所以....

    “去西北边城,该看看那边的准备了。”

    风来,明谨转身的时候,腰上悬挂的玉佩摇晃起来。

    同一时间,叶利的府邸中,谢远将密信一封一封拆开,一封一封看完,每看一封,他将它扔进小炉子里,看着它被火光吞没...

    隐约中,看到信中有一个名字被火舌卷入。

    其中一个字,谢。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