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249章 妄想(最后就一两章了吧,快结束了)

作者: 沧澜止戈

    ——————

    倧王褚赫伙同朝廷武将跟一些官员谋反,且宗室内还不知都有谁参与,但当前拿下或者斩杀已是不小的规模,只是朝野内外也都知道仲帝昏迷不行,太医院掌院夜宿宫廷,通宵达旦,最后传出的消息似乎悦人,但敏锐且老道的朝臣都预感不妙——恐怕仲帝的病症不容乐观,宫内不允许这种情况泄露出来,以免造成国家恐慌。

    那么,现在执掌宫廷的应该是宗室的尊长殊王,翎妃,抑或太子一脉。

    风雨欲来。

    曾经被公认为宠妃且屡屡凌驾于前皇后尊严的翎妃不止一次庆幸自谢明谨进宫她就失宠的事实。

    因为这样一来,很多风口浪尖上的事就轮不到她了,可当仲帝倒下垂死,宫廷被宗室把持,她还是感觉到恐慌,她有预感,如果这一切没有转机,她最后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十有八九要被灭口,虽然她自觉什么都不知道啊。

    翎妃觉得自己特无辜,又特不想死,就暗戳戳想要联系坤宁宫的人,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坤宁宫的宫人都被关了起来。

    也就是说,这一次变故针对的不仅仅是仲帝,其实也在提防谢明谨。

    “听说皇后娘娘已在边疆遇险,重伤垂死,这...”翎妃宫里的人也有些慌。

    若是为了争宠,皇后与宠妃自然是生死对头,可如果涉及到生死,那对头也得联手。

    额,也没有联手的资格,就是抱大腿吧。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希望一个女人赶回来救我。”姿容倾城的翎妃这两天分外憔悴,但这番话还是让贴身宫人无语。

    娘娘,您跟皇后娘娘关系一般啊,人家都不带搭理你的。

    就算人家回来,也不是来救你的,不过,真的能回来吗?

    “不好了,不好了!”

    两人正说话,外面忽然来了匆忙的报危。

    仲帝又吐血了。

    ——————

    王族宗室云集,也只有少数人不在,当前为王族尊长的殊王跪在太子后面,并无僭越之意,姚远跪在不远处,他认真而安静地看着太子。

    太子面上却满是对仲帝的忧虑,见掌院给仲帝用了药,匆匆询问,掌院无奈,只能回禀这是世上最可怕的剧毒,连他都查不出来,只能尽力用宝物药性吊着命。

    “君上可能清醒?”殊王问。

    掌院摇摇头,“很难,剧毒已入五脏六腑,回禀殿下,臣下...已是黔驴技穷。”

    殊王沉默,看着太子,重新跪下了。

    “请太子殿下担当。”

    太子一怔,看到许多宗室朝他跪下来,不知为何,他下意识看向了姚远,看到了陪伴他长大的老者微微笑着朝他颔首,仿佛赞许,仿佛鼓励。

    “我...父王还有转机,只要母后归来,眼下还请诸位值守门庭,不要出任何动乱,当下以国家大局为重。”

    “我也会亲自守在父王面前,等他醒来。”

    太子气质素来冷冽,如荒漠中的白杨孤冷,但也坚毅,目光所过,许多宗室虽错愕且不满,但目光闪烁之下也不敢与之对视,齐齐低头应下。

    姚远微微皱眉,但似有感伤,最终没说什么。

    那个女人还能回来么?

    那样的重伤...苏太宰可是为此耗费了精力才折损她的气血。

    “即便如此,国不可无主,君上昏迷不醒,药石罔顾,边疆战事未见好转,当下朝堂还是需要一个监国之主,还请太子...”

    殊王主动恳请,姚远似乎察觉到什么,隐入边角,离开了这间药味浓郁的屋子。

    他的身影极快,很快就出现在了中庭宫门前。

    他看到了一个人。

    仗剑而立的明谨,站在中庭之处,正静静看着他。

    “你,果然还是回来了。”

    此地早已无人,大概是被她的人给带走了。

    空旷寂寥。

    “让姚前辈失望了?”

    “担不起这个称呼,只是一个连男人都不算的阉人而已。”

    姚远乍一看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既没有苏吾君那年老却依旧风华绝代的气度,亦无褚谢众人不甘于平庸的风度,他却是平静的。

    “我以为就算你赢了,也会记着当年霖州城被屠城一事,为了雪谢青给谢家带来的家族之耻而带兵突进同样屠大荒一城。”

    姚远在宫中数十年,亦是能洞察人心的可怕人物,他看出了明谨内心的炼狱跟偏执。

    “将来的事,何其长远,不必急于一时,不过姚前辈这些年一边服侍君上,一边又跟苏吾君保持多年前于红石谷一战的情谊,如此多情,真是难得。”

    姚远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必激我,是我的,我不会否认,红石谷之事乃我师傅跟苏吾君联手之事。”

    明谨微笑:“但你参与了猎杀简无涯,以及灭他托子之友满门之事。”

    姚远形容大变,呼吸都有些乱了,双手之上血气翻涌。

    “炼血之术,一脉相承,苏吾君果然不做没有准备的事,虽累了,不留恋人世,却也想祸乱人间,所以提前把自己的一部分气血转移给你,我想,你现在应该比此前的他更强一些。”

    姚远沙哑道:“但我依旧没有把握。”

    “我知道,所以你谋划这些的最好打算就是将太子扶持上位,就算我回来,就算你不是对手,最后...我也可能会留手。”

    姚远闭上眼,再睁开,沙哑道:“动手吧。”

    他动了,明谨也拔剑了。

    隔着三殿门,屋内依旧药味浓郁,殊王等人也在恳请太子上位监国。

    太子不是一个蠢笨之人,事实上,他很聪明,他敏锐察觉到了最近都城宫廷的变化,有一只手在推着他往前走。

    没有恶意,但充满血腥。

    他皱眉,正要说话,忽然,所有人都听到了宫内远处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剧烈动静,似乎是建筑坍塌之声。

    如此陌生,又如此熟悉。

    似乎...似乎不久前才听过。

    那一夜,那一战。

    今日重演!

    “母后回来了!”太子眉眼舒展,刚一喜,却又见殿门被封锁了。

    “殿下,还请先不要出去,待危机解除了再出去。”

    太子看向一身血气的庄无血,此人是一匹狼,没有感情。

    太子一惊,看向远方,拳头不由攥紧。

    跟她厮杀的人...是谁?

    也不知多久,他们听到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一步一步。

    所有人都心头抽紧,包括殊王,他们死死盯着大门口,看到了渐显的玄墨鎏金纤细长影。

    以及那把腰上佩悬的长剑。

    曾出鞘,又入鞘,说明厮杀已结束。

    但她一身血气,尤其带着冷练的血性。

    战场杀出的煞气早已沉甸,变成了融缓的平静血液。

    流淌着,流淌着,散发着血气。

    殊王忽然皱眉。

    败了。

    一败涂地。

    坍塌宫墙下,姚远的尸体被拖走时,他的衣服因为磨蹭而掉下一块发黄的绢帕。

    多年了,始终贴身带着,不肯沾染血腥。

    今日,它落地,留有一抹心口渗出的血迹。

    他始终没能告诉那个白衣胜雪的温柔女子,他是当年被她随手救下的年轻乞儿。

    因为再见时,他已为最卑微的阉人。

    而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简无涯,为此承受封印。

    嫉妒是人的天性。

    自卑是人的懦弱。

    这么多年来...他无所求,只为了那个眉眼间跟她总有几分相似的孩子。

    他很好,骨子里像极了他的父母。

    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在找自己。

    姚远不知是自己是该绝望还是欢喜,被击溃奄奄一息之前,曾对明谨嘶声求了一句,“别伤害他,他是...”

    “我知道。”

    真正确定对方知道,姚远这才放心,而后放弃挣扎,安静死去。

    她一定是被谢明谨留在了边疆了吧。

    以此绝他最后一次的妄想,以报复当年他放纵自己跟苏吾君放纵作恶的猖獗。

    这寥寥的一生啊,终究不能再见她一面。

    琴白衣。

    ——————

    明谨一来,所有宗室都颤抖了,噤若寒蝉,太医院掌院其实松了口气,他历经三朝,什么场面没见过,也已洞悉到一些隐秘,但为了保合家安危,也只能恪守本分,能不管的绝不管。

    “参见娘娘。”

    掌院跪下去的时候,明谨微抬手,庄无血等人就收了武器,与之对峙的禁军也收了佩刀。

    她跟站在门口的太子目光对上,太子有些失神,大概想到了什么,又不明。

    她只淡淡一句,“过来。”

    她擦肩而过,太子回头看她。

    最终跟了过去,跪在了榻前。

    明谨走到床边,坐在了宫人推过来的椅子上,看着容色枯槁的仲帝,她看了好一会,目光幽深,却不说话。

    这种沉默让人畏惧。

    太子近距离看到了她的沉默。

    像是一座遥远而无法抵达的峻山。

    片刻,明谨伸手,手指点在了仲帝的手腕上,输入内力。

    “喊百官来。”

    言太傅等官员匆匆入宫,跪满了整个内屋外屋,他们等了很久,又似乎没多久。

    仲帝终于睁开眼,看着她,有些失神,却是笑了,“你还是回来了。”

    “我回来,也不一定是好事。”明谨声音薄冷而沙哑。

    “人生在世,不能追究太多的,否则太累了。”仲帝也不知在说她,还是在说自己。

    “那你累了吗?”明谨问他。

    “我不追究,只是强求。”

    明谨不说话。

    仲帝看着她的眉眼,看到了她垂眸之下的冰冷。

    他阖眸,转过脸,看着外面跪了一地的人,唤了言太傅过来,委托他执掌阁部,托付朝堂政领,“至于国家将来,听皇后的,她要如何便如何。”

    太子一怔,但沉默着。

    众人错愕,尤其宗室的人分外动乱,大声呼喊质疑。在这样的混乱中,仲帝忽然笑了,“喂,谢大丫。”

    满屋子的宗室权贵跟臣子又都惊住了,茫然无措。

    这谁?

    太子也错愕,抬头违背礼节看向自己的父王母后。

    他看到了一人在笑,一人无笑,却是发怔。

    明谨怔着,转头看仲帝,对上他含笑如清雅单纯少年郎的双目。

    “我说啦,你如果回来,我一定告诉你一个我最大的秘密。”

    “你能不能凑过来点。”

    明谨似迟疑,但最终还是在众目睽睽下靠近他,然后,听到仲帝在自己耳边说:“你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妄想。”

    “但是,我不会道歉。”

    这是他最后的偏执。

    发丝微微垂,略遮掩了眼眸,明谨没说话,只是重新坐了回去,倚靠着椅背,静静瞧着他。

    她的思绪回到了那古老的院子,二楼窗户。

    她发现了的,在那里可以看到她的住所,她最喜欢玩闹的地方。

    她放风筝的地方。

    她跟褚律曾经最纯真开心的地方。

    有另一个囚犯曾经被关押在那,总是偷偷望着。

    ——————

    仲帝也看着她,毒性攀爬全身,蔓延到他的面家,他最终闭眼,只是手指最终揪住了她的一片衣角。

    君王崩逝。

    却是无人敢哭,因为明谨面无表情坐在那。

    他们都在想仲帝最后留下的话是什么意思——国家将来,她说了算?

    她会说什么?

    “君上如此违逆正统,恐是已被妖女...”

    明谨等着他们把这些话说完骂完,等着他们在猖獗的愤怒中最终因为更强烈的恐惧而跪下痛苦,也等着殊王最终开口。

    “您待如何?”

    明谨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宗室,勾结苏吾君遗留之人霍乱宫闱,毒害君王。”

    “除了太子,其余的。”

    “杀!”

    太子猛然抬头,眼中最终暴雨倾盆。

    ————————

    百官被拖走,宗室被生生屠杀在屋中,除了太子一个褚姓人,一个不留。

    血流遍地,尸身累积。

    有官员骇然,想阻止,但被言太傅的人拉住了。

    “太傅,您...”

    言太傅冷然道:“西郊大营参与叛乱,救驾时,南郊大营调遣守门,本是姚远跟殊王的人,但却让她的人入宫城而无警示,这意味着什么你们不知道?”

    众官员一窒。

    意味着南郊大营是三姓家仆,表面上服从君王,暗地里被姚远跟殊王拉拢,但背后却是她安排的人。

    “那君上!!?”

    “君上知道。”言太傅深深叹气。

    自谢明谨杀苏吾君而不死那一天起,她就已经脱离所有人掌控了。

    何况,自她愿意走进这座宫廷开始,她跟君王就做了最大的交易。

    他要她这个人。

    她要这天下跟所有褚氏人的命。

    当然,也包括他的命。

    一座宫廷,一次无言无契约的协议,颠覆一个三百年的王朝。

    成就了她最终的宿命。

    杀戮之后,屋子血气浓烈中,明谨弯身,贴近了已经开始转冷的仲帝尸体耳畔说:“再见,二狗子。”

    只是要一个她,他放纵权力,谋略深沉,诱引厮杀,让一些人成为当中的牺牲品,最终形成她不得不进宫的局势。

    这是他的局,他不肯回头。

    她也不能。

    明谨低下头,落下泪。

    “我们谁都不无辜,所以谁也别想得到救赎。”

    等明谨收敛泪意,起身,走出这间屋子,她已是这昭国最至高无上的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