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聊斋最强武圣

聊斋最强武圣

第二十六章:中间商赚差价【求收藏】

作者: 中天紫薇大帝

    王诚口中所谓的李家长辈,自然是一手炮制这场通奸事件的李长信。

    李家那矮壮汉子本就是李长信这一房的人,由他出面调解,道理上面完全说得过去,被抓住的青年男子乡绅也不会怀疑什么。

    而后在李长信一通威逼之下,又见到代表着朝廷官府的王诚在一旁无动于衷,无视自己的哀求和贿赂。

    这个刚从死去父辈手中继承了大半家产的青年乡绅,无论心中有多么不情愿,都只能以极低的价格贱卖了家中田产,以获得苦主原谅。

    等到从那青年乡绅获得田产地契,将此人赶出李家坪镇后,李长信才笑容满面对着全程面无表情的王诚一拱手道:“这次的事情真是辛苦王贤侄了,这里有一点茶水钱,还请贤侄万勿收下。”

    什么茶水钱,分明是封口费!

    王诚心中冷笑,却也没有和他客气什么,当即一把接过钱袋,沉声说道:“王某只是完成师傅的交代,李族老不用谢什么。”

    说完他不待李长信再说什么,便朝其拱了拱手道:“夜色已深,王某明日还有公务要办,就先告辞了。”

    李长信见此,脸色顿时也随之阴沉了下去。

    在这李家坪镇,除了李家族长和其他几房话事人外,还没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作态。

    便是现在主持临时巡查所日常事务的李元,见到他后也要恭恭敬敬执晚辈礼,哪敢像王诚这样给他脸色。

    他脸色阴沉的望着王诚离去背影看了一会儿后,不由低声自语道:“看来下次见到李童,得和他说一说了,招徒弟不要随便什么人都招,这种不听话的刺头儿,招了只会是个祸害!”

    王诚不是不知道得罪了李长信,会有可能导致自己在师傅李童那里降低印象分。

    但是他更知道,如果自己给李长信好脸色,表现出一副乐意同流合污的姿态,那么今天这种事情后面肯定还会再发生。

    他可不想让自己成为某个人手中一把刀,随意被人利用着去害人。

    再者说,李童如果因此便厌恶他,那么只能说明此人有才无德,根本不配为人师,他会更果断的与之断绝师徒关系。

    回到住处,王诚打开李长信所给的钱袋一看,心中对于此人的厌恶顿时又浓了一分。

    盖因为其中装着的钱财,赫然只有五枚银钱和五十枚铜钱!

    要知道他今天帮李长信起码是赚了六七百枚银钱!

    大唐王朝银钱和铜钱换算比例极大,官方兑换价格是一枚银钱兑换一千五百枚铜钱。

    所以那五十枚铜钱,纯稡是为了衬托钱袋的重量而放入。

    颇为无趣的把这些钱币收起,王诚又赤膊半身在院子里练了一个时辰的拳法,然后才在疲惫之中上床睡觉。

    又过了几日,王诚终于从巡街衙役口中得知了魏斌来李家坪镇采购的消息。

    他得到消息后,连忙赶去魏斌正在喝酒的酒楼见面,然后寻了个机会将魏斌拉到一旁,小声说道:“魏大哥,小弟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魏大哥,不知当不当说?”

    “王老弟你说吧。”

    魏斌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应了下来。

    “是这样的,小弟上次从魏大哥这里换到诛邪符的事情,因为小弟一时高兴忍不住和小弟师傅说漏嘴了,小弟师傅便因此想要托小弟问一下魏大哥,能否用银钱从魏大哥这里购买到诛邪符?”

    王诚面色微微一红,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低下了脑袋。

    他心中此时倒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那是因为他这个理由纯稡是自己胡编乱造,为了不让魏斌怀疑他购买诛邪符的用意。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这事啊!”

    魏斌飒然一笑,有些好笑的看着王诚说道:“王老弟你不用自责什么,这并不是什么大事,虽然道庭严禁修道之人向非修道之人出售法符,但是诛邪符这种只针对鬼物的法符却并不在禁售范围内。”

    说完他微微顿了顿,又看着王诚继续说道:“不过法符只有修道之人才能制作,并且制作也是颇为不易,所以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得起。”

    王诚马上就抬头应道:“小弟师傅在县城开了个武馆,手中应当是不缺银钱,魏大哥您说个价吧,无论多与少,小弟只要能够和师傅有个交代就行了。”

    “既然是王老弟你师傅,那也算自己人,这样吧,二十五枚银钱一张诛邪符,魏某最多能够提供十张给他,若是他答应的话,王老弟你三日后的上午就带钱过去找我,那时候正好是我带人巡逻。”

    魏斌略一沉吟,便对着王诚说出了自己的报价,并说明了交易时间和交易地点。

    这价格还真不便宜!

    王诚心中暗自叹息,按照这个价格来算,他全部身家也买不到两张诛邪符。

    但是他面上却还要露出松了口气的样子,连连点头道:“小弟知道了,魏大哥多番相助,小弟感激不尽,日后定有厚报。”

    “哈哈,都是自家兄弟,说这些干什么,来,一起过去喝酒。”

    魏斌爽朗一笑,当即便一把抓住王诚过去坐下,给其他同僚介绍了王诚身份,一起喝酒吃肉了起来。

    这种认识其他镇魔司军士的机会,王诚当然不会拒绝,哪怕他酒量其实并不怎么样。

    这样一顿饭吃完,被灌得醉醺醺的王诚勉强走回住处后,直接就是倒头就睡,一睡便是大半日。

    而在次日一大早,王诚就向李元请了个假,独自前往了县城拜会师傅李童。

    他先前虽然是用李童的名义骗魏斌,但是并不代表他真没有那个想法了。

    王诚相信,一个能够买到诛邪符的机会,师傅李童乃至是李威等几位师兄,应该都不会错过。

    而到时候作为中间人的他,从中抽点水,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另外王诚也是想借这件事,给师傅李童和几位师兄一些暗示,让他们明白自己也不单纯只是一个小捕快,背后也是有人罩着的。

    他现在算是看透了这个世道!

    在这个世道上混,要想混得好的话,要么自己有实力,要么就找个有实力的靠山罩着自己。

    原本师傅李童算是一个不错的靠山,杜捕头也勉强能算一个。

    但是这两人和魏斌这位即将成为内劲武者的镇魔司队正相比,无疑就又要逊色许多了。

    当然王诚也清楚,靠山山会倒,真正能够靠得住的东西,永远只是自己。

    所以这些人都只是他为了使自己强大寻来的一个助力,不会因此便忽视了自身实力提升。

    “啧啧啧,没想到你还有这条路子,倒还真是好运道!”

    猛虎武馆内,李童听了王诚说完自己和魏斌结识相交的经历,也是面上露出了讶然之色,不禁对他的运气啧啧称奇。

    王诚闻言,也是一脸感慨的说道:“弟子现在也是如坠云雾,有些受宠若惊,不知魏大哥到底看上了弟子哪里,愿意这般折节下交!”

    李童听到他这感叹声后,不由皱了皱眉,然后一脸正色的望着他说道:“痴儿何必自寻烦恼,既然那位魏大人看重你,愿意与你相交,便是你的运道。”

    说完便眼含深意的看着他谆谆教导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维持好这份交情,并尽量展现出自己的分量来,让那位魏大人知道你不是真的一无是处!”

    王诚连忙应道:“是,多谢师傅指点,弟子明白该怎么做了。”

    “好了,既然你有这个路子,那为师就算是对你的支持,也应该帮忙分担一些才是,按照三十枚银钱一张的价格算,为师就买三张诛邪符备用好了!”

    李童挥了挥手,便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他不像王诚,买诛邪符是为了专门去杀鬼,只是买来防身备用罢了,这样当然不会一次买太多。

    事实上,若非是上次在大桑乡用掉了备用的诛邪符,他根本没可能多买这种只能对付鬼物的法符。

    王诚也知道这个道理,是以并未试着多做推销,只是马上一口答应了下来。

    等到从李童这里拿到九十枚银钱的购买金后,他又去向大师兄李威和二师兄郭枫说了这件事。

    相比于李童而言,这两位师兄因为本身自己也没有渠道购买诛邪符,加上此前见识过诛邪符对付鬼物的犀利,对于这件事还是很有兴趣的。

    于是李威也掏出三十枚银钱预订了一张,郭枫这位出身富贵之家的有钱阔少,更是和李童一般订购了三张诛邪符。

    这些人一共消化了七张诛邪符,王诚每张法符赚取五枚银钱差价,就是三十五枚银钱。

    这样再加上他自己现在拥有的四十多枚银钱,刚好够消化剩下三张诛邪符。

    带着这些人交付的购买金,满满一大袋银钱,王诚心满意足的踏上了返回李家坪镇之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zyyt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